文物里的中秋故事

10-10 22:15 首页 艺周刊

文/李书贤

中秋佳节临近,在这个历史悠久的节日里,不仅有传统习俗,更有许多绮丽的故事传说、诗词咏叹。古往今来,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也因为这轮明月,为后世留下了众多吟诵中秋的艺术精品。

  

本刊特别选取中国书法史上与中秋节相关的三张法帖,为读者增添一些节日气氛。


《中秋帖》,传为晋王献之书,纸本,手卷,纵27厘米,横11.9厘米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

  

“三希堂”精品《中秋帖》

北京故宫博物院养心殿的西暖阁,是清朝乾隆皇帝的书房———“三希堂”。这位颇为嗜好书法的皇帝所书写的“三希堂”匾额,至今还悬挂在墙上。匾额两侧“怀抱观古今,深心托豪素”的对联,也保持着当年的原貌。

 

所谓“三希”,其实有很多种解释。最出名的有两种:一是说“士希贤,贤希圣,圣希天”,是皇帝在勉励自己。另一种是指这里藏着三件稀世珍宝,即晋朝大书法家王羲之的《快雪时晴帖》、王軕的《伯远帖》以及王献之的《中秋帖》。

  

《中秋帖》共3行22个字,内容为:“中秋不復不得相還褢即甚省如何然勝人何慶等大軍”,没有落款。

  

《中秋帖》颇受清代乾隆皇帝的喜爱,被认为是晋代王献之“一笔书”的代表作,笔势连续不断,宛如滔滔江河,呈现出雄姿英发的爽朗之气,历来评价甚高。而事实上,创立草书“一笔书”也是王献之对书法发展的一大贡献。其将张芝的章草和其父王羲之的今草又向前推进一层,形成独特的书法风格,并在书法史上扬名。因此,这件《中秋帖》为乾隆皇帝视若珍宝,法帖正文右上角的御题签赫然标有“晉王獻之中秋帖”。

  

尽管如此,关于这件法帖的争论和谜团却从未因乾隆皇帝的重视而停止过,而且愈演愈烈。首先是断句:“中秋不復不得相還褢即甚省如何然勝人何慶等大軍”,这22个字,似乎是被截断之语,抑或语焉不详,如何断句依然成迷。

  

其次是关于书写材料。后世有专家质疑,该帖所用竹料纸,约到北宋时方才出现,从行笔判断,书写时也用的是无心笔,并非晋朝惯常使用的有心硬笔。清吴升《大观录》甚至说:“此迹书法古厚,黑采气韵鲜润,但大似肥婢,虽非钩填,恐是宋人临仿。”而当代研究者则有人推测,其为宋人所临,很可能是米芾。

  

关于艺术品传世溯源的争论,古往今来,从未停歇。这或许也是艺术品得以为人所重的原因。先不论其来源如何,《中秋帖》的艺术性毋庸置疑。其传承流转之过程,也为其增加了神秘色彩。

  

关于《中秋帖》的鉴藏和传世,还有颇多曲折的故事。此帖卷后有明董其昌、项元汴,清乾隆题跋,其中附乾隆皇帝、丁观鹏绘画各一段。卷前后及隔水钤有宋“宣和”内府、南宋内府,明项元汴、吴廷,清内府等鉴藏印。足可见此帖曾经宋代宣和、明项元汴、清内府收藏。民国时,溥仪将其携出宫外,流散民间。

  

1948年,郭葆昌的儿子郭昭俊把《中秋帖》和《伯远帖》带到台湾,但却没有顺利卖出去,当时急需用钱的郭昭俊只好转到香港,将这两幅宝帖抵押给一家英国银行,期限就定在1951年年底。

  

眼看期限将至,焦虑不安却又无可奈何的郭昭俊无计可施。这家英国银行也早就盯着这两幅宝帖,他们在催郭昭俊还款的同时,又诱惑他将宝帖卖给银行以解燃眉之急。

  

此时,远在2000公里之外的北京,一份关于抢救收购国宝“三希”宝帖的报告被十万火急地送进了中南海。这其中的缘由要从一个人说起。此人正是当时广东省银行香港分行的经理徐伯郊,徐家与郭家可称得上为世交朋友。他深知这两件国宝的价值,要是卖给了外国人,那可真是千古遗恨。

  

于是,徐伯郊在力劝郭昭俊的同时,迅速将此事告知其父——时任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徐森玉,并辗转通知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、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,很快又报告了周恩来总理。

  

1950年11月5日,周总理指示“同意购回《中秋帖》及《伯远帖》”。为了确保国宝真实可靠,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王冶秋同马衡、徐森玉等人亲往鉴宝,鉴定地点被特意安排在澳门。经过鉴定,其为真迹无疑,两件稀世国宝终于以当时的天价35万元重金回归了祖国。自此,《中秋帖》和《伯远帖》又回到了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
赵佶《闰中秋月帖》纸本,手卷,纵35厘米,横44.5厘米,北京故宫博物院藏。

  

“瘦金”佳作《闰中秋月帖》

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为迎接90周年院庆推出的“石渠宝笈特展”中,宋徽宗赵佶“瘦金体”的典型作品《闰中秋月帖》,也成为“排队”观赏的重点。此帖笔画带过之处,如游丝行空,缠绵飘逸,堪称“瘦金体”的代表作。

  

《闰中秋月帖》中所记为一首七言律诗:“桂彩中秋特地圆,况当余闰魄澄鲜。因怀胜赏初经月,免使诗人叹隔年。万象敛光增浩荡,四溟收夜助婵娟。鳞云清廓心田豫,乘兴能无赋詠篇。”

  

其用笔劲健挺拔又不失妩媚,加之紧密而婀娜的结体,不但衬托出诗句本身的意境,也让人体会到浓艳而优雅的气氛。

  

《闰中秋月帖》钤“御书”“宣和殿宝”“宋華审定”“嘉庆御览之宝”等印。虽然没有赵佶的名款,但用笔沉稳流畅,结字方整平和,具有瘦金体典型风格。另外,此帖曾经清代著名诗人、文物收藏家宋荦审定,亦曾入清宫收藏,经乾隆内府、嘉庆内府等收藏,《石渠宝笈初编》著录。

  

与无名款相对,此帖亦无年款。因题“闰中秋月”,故推测为闰八月。查《二十四史朔闰表》可知,赵佶在世的五十四年中,有三年为闰八月,分别是哲宗元佑六年(1091年)、徽宗大观四年(1110年)、高宗建炎三年(1129年)。

  

其中,元佑六年赵佶9岁,建炎三年赵佶虽已47岁,却早已在“靖康之变”中被金兵掳掠。所以,研究者比较认同的推测是,此《闰中秋月帖》应是书于大观四年。

  

当时的赵佶正是29岁,是其登基10年后。叙述了当年中秋夜满街华彩、月光皎洁、万象浩荡的美景。宋徽宗此时应心情愉悦,而乘兴赋诗咏唱。

  

赵佶的书法,早年学薛稷、黄庭坚,后又参合褚遂良诸家,初以挺瘦秀润,又变化“二薛”,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。其“瘦金体”墨迹,优雅之气与瑰丽之气并重,正如岳珂在《宝真斋法书赞》中所言:“金缕之妙,细比毫发,殆与神工鬼能,较奇逞并于秋毫间。”在字的结构上则继初唐遗绪,结字修长,但更加健朗爽利,有兰竹之气韵。《闰中秋月帖》结体自然,笔力深厚,是赵佶“瘦金体”已臻完善的佳作。

  

其实,这位钟情于中国书画艺术的皇帝能书善画,他所开创的“瘦金体”成为书法史上独树一帜的一家派别和一体风格。其在位期间,设立翰林书画院,并将书画艺术列入科举考试的科目之一,广揽天下书画人才。此外,他还将当时内府所藏的历代书法名迹令龙大渊等人摹勒上石,这就是著名的《大观太清楼帖》。

  

由于赵佶对书画艺术有着特别的兴趣,也曾同当时几位书画名家一起,将宫中所藏历代名画重新鉴定、装裱一新并亲为题签。到宣和年间,他广泛收集民间文物,特别是金石书画,并组织编写《宣和书谱》《宣和画谱》和《宣和博古图》三部典书。


米芾《中秋登海岱楼作诗帖》,纸本,纵25.2厘米,横36厘米,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藏。

  

登高望月写“中秋”

与中秋相关的法帖,还有一幅收藏于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的《中秋登海岱楼诗帖》,为宋代书法家、鉴藏家、收藏家米芾所作:“目穷淮海两如银,万道虹光育蚌珍,天上若无修月户,桂枝撑损向西轮。目穷淮海两如银,万道虹光育蚌珍,天上若无修月户,桂枝撑损向东轮。”

  

对于此帖,曾有记载说,米芾前后共抄录诗文两次。诗文之间也还有两行批注:“三四次写,间有一两字好”“信书亦一难事”。一首诗,写了三四次,还只有一两字自己满意,其中的甘苦非行家里手不能道。

  

“海岱楼”位于江苏涟水,是唐宋时期著名的望海楼,米芾曾在此地担任涟水军使。自古以来,海岱楼便是文人登览赋诗的景点,唐代诗人杜甫曾以“浮云连海岱,平野入青徐”来形容它视野辽阔、宏伟壮丽的景观。其在米芾的诗文中也经常出现,例如《焚香帖》中“雨三日未解,海岱咫尺不能到”,便提到在淫雨霏霏之日,他虽未登海岱楼,却见迷蒙的景致。而另一阕词《蝶恋花·海岱楼玩月作》中,米芾也提到:“千古涟漪清绝地,海岱楼高,下瞰秦淮尾,水浸碧天天似水,广寒宫阙人间世。”

  

米芾以书法名世,在中国漫长的书法史上,宋朝书法“苏黄米蔡”四大家之一的米芾极具个性,堪称北宋书坛怪杰狂客。宋代张邦基《墨庄漫录》中记载:“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,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,海岳各以其人对,曰:‘蔡京不得笔,蔡卞得笔而乏逸韵,蔡襄勒字,沈辽排字,黄庭坚描字,苏轼画字。’上复问:‘卿书如何?’对曰:‘臣书刷字。’”

  

可以说,米芾以晋人的风韵为根基,又参以唐代李北海、颜真卿、沈传师、徐季海等大家的优点,再吸收六朝风骨,从而形成姿容俊美的个人风貌。米芾曾自作诗一首:“柴几延毛子,明窗馆墨卿,功名皆一戏,未觉负平生。”给自己做了贴切的注解。


相关链接:


宋词里的中秋月:营造纯净清雅的意境

文/王晏桦


中秋节是我国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,“中秋”一词最早见于《周礼》,《周礼·夏官·大司马》云:“中秋,教治兵。如振旅之陈。”此处“中秋”,指“中秋八月”。《周礼·春官·籥章》又云:“中春,昼击土鼓,吹豳诗以逆暑。中秋夜迎寒,亦如之。”据郑玄注,豳诗指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,是用以迎寒暑之气的迎气歌,迎暑气于昼求诸阳,迎寒气于夜求诸阴。可知,中秋八月夜晚为迎寒气之阴,与仲春二月白天迎暑气之阳相对应。寒暑之气的象征为日与月。《周礼·春官·典瑞》载:“圭壁以祀日月星辰”,唐人陆德明释曰:“祭日月,谓若春分朝日,秋分夕月。”“春分朝日”是指春分时白天祭日,“秋分夕月”即指秋分时夜晚祭月。秋分祭月的传统古已有之,但中秋节真正成为全民参与的世俗节日是比较晚的。根据梁代宗懔记述岁时的著作《荆楚岁时记》来看,南北朝时尚未形成中秋节。大约在隋唐时期,“中秋节”的节令概念才逐渐形成。到了宋代,中秋节成为全社会各阶层广泛参与的重大节日,吴自牧《梦粱录》卷四记载:


文征明《吴山览胜图》,祝允明《中秋玩月诗》合卷


八月十五日中秋节,此日三秋恰半,故谓之“中秋”。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时,又谓之“月夕”。此际金风荐爽,玉露生凉,丹桂香飘,银蟾光满,王孙公子,富家巨室,莫不登危楼,临轩玩月,或开广榭,玳筵罗列,琴瑟铿锵,酌酒高歌,以卜竟夕之欢。至如铺席之家,亦登小小月台,安排家宴,团圞子女,以酬佳节。虽陋巷贫窭之人,解衣市酒,勉强迎欢,不肯虚度。此夜天街卖买,直到五鼓,玩月游人,婆娑于市,至晚不绝。


中秋节明显的节候特点是秋高气爽、皓空明月,主要的民俗活动是宴饮团聚、玩月游赏,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卷八载:“中秋夜,贵家结饰台榭,民间争占酒楼玩月,丝篁鼎沸,近内庭居民,夜深遥闻笙竽之声,宛若云外。”宋代中秋节更是文人的良辰佳节,他们于此时雅集宴饮,玩月赏月,赋诗作词。节日的欢赏盛景和民俗风情在宋词中有充分表达,中秋节作词也成为重要的节日风俗活动。宋词中,写中秋节的作品约290首,其中绝大多数会写到月亮。


宋词里,中秋之月首先作为一种自然客观物象而出现,在词中营造纯净清雅的意境。如李光《水调歌头》:“风定潮平如练,云散月明如昼,孤兴在扁舟。”向子諲《卜算子》:“雨意挟风回,月色兼天静。心与秋空一样清,万象森如影。”侯置《满江红》:“天阔江南,秋未老、空江澄碧。江外月、飞来千丈,水天同色。万屋覆银清不寐,一城踏雪寒无迹。”中秋夜晚,明月高悬,千里澄辉,万川映月,朦胧清静,尘世之喧嚣浮华都在天地间流泻的月光中荡涤澄清,“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”(张孝祥《念奴娇》),人的内心也回到静谧平和的状态,“心与秋空一样清”,词人在皓皓月色中,在对自然的体味中悄然返入自我心灵世界,回归于一种本真、自由和圆融的人生境界。


其次,从中秋节普遍的民俗心理来看,中秋之夜,圆月当空,月亮皎洁而圆满的客观特征与人们祈盼亲人团圆、世事圆满的心理相契合,所以宋词里的中秋月常有团圆的意喻,中秋月成为人们表达思念、寄托祝福的象征和载体,如苏轼《水调歌头》: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周紫芝《水调歌头》:“濯锦桥边月,几度照中秋。年年此夜清景,伴我与君游。”都借月寄托对亲人朋友的怀念,希望亲友长相聚、长相忆。然而人世间常聚少离多,宋代词人多处官僚阶层,历经仕宦,转徙各地,中秋佳节,团圆之时,词人往往漂泊异乡,宋词里的中秋月有时也以黯然的面貌出现,其中寄寓游子客居他乡的孤独寂寥之感,如苏轼《西江月》:“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秋凉。……中秋谁与共孤光。把盏凄然北望。”范成大《水调歌头》:“细数十年事,十处过中秋。……星汉淡无色,玉镜独空浮。”均在词中借月表露孤独冷清的心境。而到了宋末遗民词人的笔下,中秋月的团圆之喻义,更是从一己的悲欢离合上升到家国的层面,刘辰翁《水调歌头》云:“饮连江,江连月,月连城。十年离合老矣,悲喜得无情。想见凄然北望,欲说明年何处,衣露为君零。同此大圆镜,握手认环瀛。”江山易主,明月仍如旧,国家覆灭,明月仍圆满,这一轮明月引发的是词人深切的亡国之哀和故国之思。宋词里的中秋圆月,满载词人的思乡怀人之情,体现着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亲情人伦的重视以及对乡梓故园的守望。


最后,宋词里的中秋月也常引发词人的宇宙人生感悟,承载了词人对有限与无限、瞬间与永恒的深沉哲思,流露出深刻的时间和生命意识。如苏轼的中秋名作《水调歌头》(明月几时有),词以月为中心,上阕因月而生发天上之奇想;下阕因月而感慨人间之事实。宇宙苍茫,世事无常,明月亘古如斯,人生短促若寄,词中透露出永恒的悲剧意味和理性色彩。另如辛弃疾《木兰花慢》:“可怜今夕月,向何处、去悠悠?是别有人间,那边才见,光影东头?是天外、空汗漫,但长风浩浩送中秋?飞镜无根谁系,姮娥不嫁谁留? 谓经海底问无由。恍惚使人愁。怕万里长鲸,纵横触破,玉殿琼楼。虾蟆故堪浴水,问云何玉兔解沉浮?若道都齐无恙,云何渐渐如钩?”以《天问》体赋词,通篇设问:月亮究竟走向何处?是到了另一个人间?还是到了浩渺宇宙?如果月亮是宝镜,缘何不会掉落?是谁将它系在天穹?那月宫里的嫦娥一直不嫁,又是谁将她牵留?听说月亮经游海底,太不可思议,那万里长鲸会不会把月亮上的宫殿撞毁?月中的蟾蜍会游泳,但那玉兔怎么办呢?如果说月亮上的一切都安然无恙,为什么那月亮却渐渐瘦成弯钩?词因月驰骋想象,天真烂漫,一问到底,编缀以有关月亮的神话传说,充满对宇宙的困惑、探索和疑问,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评曰:“稼轩中秋饮酒达旦,用《天问》体作《木兰花慢》以送月,曰:‘可怜今夕月,向何处、去悠悠?是别有人间,那边才见,光影东头?’词人想象,直悟月轮绕地之理,与科学家密合,可谓神悟。”认为辛弃疾此词已直悟月球围绕地球运转的科学规律。在宋词中,词人常通过中秋之月来表达个体面对宇宙时空的迷茫和思考,展现丰富的人生意趣和生命体验。


一轮中秋月,悠悠千古情。宋词里的中秋之月既标示着独特的节日物候风貌,又蕴含着丰富的节日文化内涵;既渗透着深刻的节日民俗心理,也承载了古人对宇宙时空的思索和理解。又是一年中秋月圆时,时转世迁,城市高楼林立,人们步履匆匆,月亮的清辉依旧透过各种间隙照耀这个世界,中秋夜晚,当你在某处街角驻足,抬头望向长空,或许也能看到那一轮明月,那一轮曾在宋词里散发皎皎光芒的中秋月。



闻名。不如相识!订阅《艺周刊》官方公众号:artweekly,艺术无微不至!合作微信:hujiayi1399。点击“阅读原文”进入《艺周刊》今日头条号旗下官方「艺周雅集」保真微拍堂:


首页 - 艺周刊 的更多文章: